神木商人集资百亿元炒金银被捕引发民众聚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与张孝昌关系密切的人士透露,用从银行的贷款购置黄金、作质押,再次贷款,这无异于“空手套白狼”,可这第二次的4亿元贷款,还是成功了。

  其他人士说,第二次张孝昌另一方贷不了款,是工行神木支行的37名员工帮了他的忙。“按照规定,银行员工另一方也能也能贷款。”神木支行的37名员工分别找人冒名顶替贷款,张孝昌再用黄金为37人做担保,其中34人各贷款800万、3人各贷款800万,再转借给张孝昌。

  “贷款成功后,张要付给工行国家规定的月利率0.728%,需要再付3.3%的利息,银行吃2.5%的利息差。”其他人士表示,张还给37名冒名者每人7.7万元风险费。

  针对上述说法,今年一月份,负责此案的专案组组长张宏智向散户们证实,张孝昌确实作为担保人,通过37位联名借款人,从银行贷出了4个多亿。

 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工商银行借款凭证显示,2012年3月28日,康某从工商银行贷款一千万元。内部知情人士证实,康某但是银行内部员工找的冒名顶替人。

  以此方法,张孝昌共获得8亿元贷款。对于上述贷款情况汇报,7月19日,工商银行神木支行一名行长表示,无权接受记者采访。

  手上“闲钱”较多,加之张孝昌与银行关系密切,神木个体老板牛文儿、张振平、张和平、郭振江、牛勇三个小大户也决定贷钱给他。

  五大户先后给张孝昌放贷13亿元,月利率3.3%,每4个多月支付一次利息。张用这笔资金买了147吨纸白银。

  风险意识

  大要素散户也从中借贷,以较低的月利率汇集资金后,再以高息放贷给张孝昌,赚差价。“每个散户身上都背着七三个小我们我们 ,保守估计,得涉及2万多人。”散户冯喜说

  银行贷出巨款、五大户注入巨资的消息不胫而走,在神木县引起轰动。获得巨额资金的张孝昌开了三家黄金珠宝城,几乎垄断了神木县的黄金珠宝行业。除了炒作黄金白银,还将要素贷款以5%左右的月利率放贷给需要资金周转的煤老板,从中赚差价。

  更多散户刚刚刚刚刚开始把钱借给张孝昌,月利率2.5%-3%不等,每仨月付一次利息。

  多位散户称,在投资之初,脑子里没法 想到风险二字,想到的但是投入越大,赚得不多。

  大要素散户也从中借贷,以较低的月利率筹钱,再高息放贷给张孝昌,赚差价。“每个散户身上都背着七三个小我们我们 ,保守估计得涉及2万多人。”散户冯喜说。

  我们我们 的自信来源于“听说陆续没法 人把钱贷给张孝昌,感觉张的信誉还不错。早期的放贷者几乎都收到了高额利息。”在李晓华看来,“人跑了,放满银行里的黄金可跑不了。”

  7月19日,记者从散户身前获取上百份张孝昌案中的借条借据,借据金额从几万到上千万不等,大要素借款凭证是张孝昌手写的。其中一张借据也能也能句子:“今收到某某人民币一千五百万元整(利息三分整)”,落款为张孝昌。

  此外,借贷公司也向张孝昌及其妻儿放贷。多份神木县民信小额贷款公司借款借据显示,贷款金额一百万,借款用途为:养殖。

  张孝昌案发生后,神木已有两人死亡,均与此案有密切关系。2012年12月12日,神木人武安详在西安一酒店割腕自杀,据了解,他曾在张孝昌处投入800万元;今年1月23日,神木县国内安全保卫大队政治教导员张英被发现服毒死亡,被初步认定为自杀。据称,他生前开了家典当行,数千万元贷款收不回来了。

  专案组长是疑犯远亲?

  多位受访者表示,专案组组长张宏智和案件核心另一方张孝昌有亲戚关系。张宏智与张孝昌的妻子张秀琴是远房堂兄妹

  “大户脱身了,我们我们 被套牢了。”这成为散户们最不满的原因分析分析 。

  群体性事件也刚刚刚刚刚开始凸显。五大户抛售纸白银的消息被传出后,今年2月4日,数百散户聚集在牛文儿为股东之一的神木天峰大酒店门前,打横幅向牛文儿讨债。

  神木一位参与此案的集资者,曾数次与专案组组长张宏智吃饭。席间,张宏智告诉众人,牛文儿在2月4日被散户围堵时,曾给神木县委书记雷正西发短信求救。张还当众掏出手机,让众人查看短信内容。

  2012年12月6日,张孝昌被控制的第四天,神木县成立“12·6专案组”,处理张孝昌黄金集资案。

  专案组组长是张宏智,身份是神木县政协主席、原县政法委书记。县长助理刘光秀、公安局政委杜林协助此案。7月19日,神木县政协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证实,政协主席张宏智确实担任该案组长。

  多位受访者表示,专案组组长张宏智和案件核心另一方张孝昌有亲戚关系。张宏智与张孝昌的妻子张秀琴是远房堂兄妹。并多次质疑其政协主席身份能也能 主抓此案。

 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一份张宏智给散户们通报案情进展的视频,这份今年3月3日拍摄的视频中,张宏智对散户们表示,“你这一案件是县委书记雷正西安排我负责的。”

  3月29日,散户们向专案组递交材料,请求拘捕张孝昌的妻子张秀琴,儿子张鹏、张元利。据了解,张秀琴、张元利、张鹏也分别参与集资,数据显示,张秀琴签字的条据数额800万,张元利800万,张鹏1亿。张宏智在该材料扉页上写道:请杜林对此予以淬硬层 重视,该事项群众多次反映,务必依法公正办案。

  但截至目前,警方并未对其批捕。

  事实上,在已知的431名散户中,都是不少当地领导,甚至包括西安地区的官员。

  这也原因分析分析 ,在处理张孝昌案件上,各方势力云集。

  为了引起省里重视,今年3月份的陕西省人代会期间,一名散户代表曾在飞机上“偶遇”一位省级高官,递交了张孝昌案件的材料。

  (应另一方要求,文中要素人物为化名)

[上一页] [1] [2] [3]